曲奈夹金蛋糕#

欢迎扩列
要私信哦

【all金/嘉金】不良恋爱(四)abo

  • 不良金he富贵嘉

  • 金很强,金很强,金很强

  • 有ooc

比起那些自己粘过来又像八爪鱼一样的omega,这个o倒是有意思太多。


反应倒是挺迅速的。知道用偷袭先解决掉隐患,再借他人之手给后面的人来个重击。


但是啊......出腿不够有力,躲避的时候忘了身后的危险,要是拿棍的那家伙反应过来将棍举起,那这小子不是少块零件就是要打石膏的节奏啊。


所以说,还是个渣渣。


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金眸微微的流入出一丝不确定的情愫。他看了看气喘吁吁的少年,皱了皱眉。


要是是个a就好了。那就可以和他肆无忌惮的打一场了。


可惜了....便快步离开。


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然而嘉德罗斯早已走了。


刚刚感觉有谁在看着这里,是我的错觉吗?


再回过头来看看倒在地上的五人。


“饶.......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那个杀马特头头带着哭腔说道,刚来时那盛气凌人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挑了挑眉,勾起一抹微笑。湛蓝的双眼里满是快溢出来的愉悦。


“饶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金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看了看那位杀马特。“当然也是有条件的~”


在地上的几人瞬间打了个冷颤,心底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要......干什么!”几人被金奇怪的笑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又小心翼翼的问。搞笑,他们才不想这么早就挂了。这个o的武力值太TM吓人了吧!


“别害怕呀,只是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向你们点而已啦。”金又往前走了走,拍了拍身上的灰说。


听完五人的脸就黑了黑。你姐姐可是秋氏集团老板!没钱开什么国际玩笑!


金看出了他们的犹豫,威胁道:“不给的话,我就告诉警察你们5个坏人a欺负一个弱小的o。”


那你倒是有一点弱小的样子啊!!!我们到底谁看上去更像是坏人啊!!!


“老大,我们.....”


“给他吧。”杀马特头头抬了抬手。还能怎么办?打也打不过,要是真的坐牢的话......他对不起哥几个。


“给,拿去吧......”啊,是心碎的声音。


金瞄了眼那个杀马特,叹了口气。记忆中也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时常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伴在自己身边。


挥了挥手,对那个杀马特说:“算了,你自己拿着吧。我还没有穷到要那你们的钱。”


这几个人,看上去也不是很坏。


“你叫什么名字。”


杀马特愣了愣,回答道:“维.....维德。”


“很好,你以后和我混吧。”



【瑞金】我可不会喜欢你的哦(一)

  • 嘉金友情向

  • 私心all金

  • 有ooc

金特别讨厌格瑞。


不是一般的讨厌。


就像大家生来不会喜欢隔壁家的孩子一样。


在金的世界里,格瑞就像是那个隔壁家的孩子。金的童年就是在格瑞的阴影下度过的。


所以金几乎用尽了全身解数来避开格瑞。比如格瑞要打扫卫生的时候,金就乘早回家。格瑞要去图书馆,金就宅在家里。


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了金高三。


正当金认为他自己已经摆脱了格瑞的束缚时,噩梦来了.....


金抱住秋的大腿紧紧禁锢住,不让秋离开。“姐姐!我不要和那个家伙一起去毕业旅行!!!我不去!”


秋拖着腿上的“挂件”道:“你放手!”


“不放!”


“放不放!”


“不放!除非姐姐你不让格瑞去!”


“这是你逼我的!”


金被硬生生的拖到了女厕。从此被冠上了“偷窥女厕”的罪名。


金:造谣!这都是造谣!


金没有办法,找到了自己的好 基友 朋友嘉德罗斯一起到小公园碰头。


金坐在小长椅上,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时不时看看手机。


当他看见远处一个疑似会移动的菠萝的物体时,“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嘉德罗斯!这里!”又像是怕来人没看到似的,大力的挥了挥手。


“渣渣,你最好有什么急事,打扰我休息你知道后果吗?”嘉德罗斯很不爽,自己在午休的时候突然被一通电话吵醒,电话那头的人带着哭腔,啥也没说,就报了个地址。他急匆匆的赶来,忘记带发箍了。散发的样子被雷狮这个讨厌的家伙看到还被嘲笑成了软妹.....


“是急事......很急.....”


“说,本大爷看看能不能帮你。”


金眼泪旺旺的看着嘉德罗斯,委屈地说:“我饿了。”


...........


“去死吧。”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此处省略一万字)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道:“所以,你姐姐逼你和那个格瑞一起去毕业旅行?只是为了第二个人的费用减半?”


金哭丧着小脸,说:“是的。”


嘉德罗斯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金,揽上他的肩,道:“我帮你鉴定过了,是亲姐没错。”


“滚。”


“所以现在有两个方案。”嘉德罗斯摊了摊手。


“哪两个?哪两个?”


“第一,”嘉德罗斯握了握拳头,说道“我现在就去帮你把那小子办了。”


金:我受到了惊吓


“嘉哥,算了算了!”金吓到连颜色都掉了。(大金失色)


“那......第二个呢?”不会也是什么不靠谱的办法吧.......


“乖乖听你姐的话。”


........比第一个还不靠谱。


金扶额沉思了一下,做出了选择。


“嘉德罗斯,你第一个方案有多大把握。”


金哥,算了算了。


结果金还是得和格瑞去,因为隔壁剧组演西游记缺个主角,嘉德罗斯被借走了。




【嘉金】不良恋爱(三)abo

  • 不良金he富贵嘉

  • 金很强,金很强,金很强

  • 有ooc

“终于下课了......啊....今天的课好难呀!”金整个人瘫在了桌子上,一副肾虚的样子。


“金,原来你听课了呀,我还以为你一直在睡觉呢~”凯莉挑了挑眉,轻笑道。


“才没有呐!我也有想好好学习的!”金听了不满的反驳到,脸上写满了“我超凶”。


“好啦,金。我们赶紧走吧,再拖下去就要打扰到值日生的进展了。”紫堂幻戳了戳金的手臂。


“好啦,我们走吧。”


从校门走过,到隔壁美食街,到达一个巷口。


“金,我和紫赯走这边的,和你不顺道。先走啦。”


“好的,再见凯莉。”


“金,别迷路呀!要是有情况打我电话,我会给你发定位的!”紫堂幻不放心的叮嘱道,毕竟金的路痴属性大家有目共睹。


“好啦紫赯,别把我当小孩子啦。我会注意的!才不会迷路呢!”金吐了吐舌头,明明已经18岁了,却总是被身边的人当做小孩子。


“路上小心点呀!”


“好啦好啦,知道了!”金挥了挥手,像小巷口走去。


“啊,不知不觉就下午了呢。”金抬头看了看谢幕的阳光,残阳洒在他的脸上,挑逗着金额前的碎发。


“是啊,下午了呢~”一声慵懒的声音传入金的耳朵。


金慢慢转身,看着眼前的人群。他们看上去没这么友善,金脑海中在快速分析着。大概有3~5人,中间那个拿着对讲机的应该就是头头了。手上没有利器,但右后方的男生拿着木棍。


打得过。


“呦,这不是那谁家的小少爷吗?怎么,一个人?没有专车司机吗?”中间那个头发是红色的杀马特问道,一副要搞事的样子。


“我没有这个雅兴。让一下,好狗不挡道。”金冷冷的回答道。


“你骂谁呢?我们老大才不是狗!”


“我有说你们老大是狗吗?”金好笑似的答道。


啊,右边那个那木棍的有点麻烦,其他的,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笨蛋!谁让你接他查了?你这不是骂我吗!”中间的那个杀马特打了右边小弟一下,那人吃疼的抱住了脑袋。


“不就是个o嘛。哥几个可是a啊。”头头道,又是一副欠揍的嘴脸:“看你长得不错,要不来和哥几个玩一下?”


金默默的握了握拳头,颈间的青筋暴起。


“如果我说不呢?”金缓慢的说出,注视着那五个人。


“小美人,别这么扫兴嘛。”说着,那位头头的手便摸上了金的脸。


“滚,别再让我说第二遍。”


“小子口气不小.........啊啊啊啊”头头话还没说完,金便将他的手指往后掰,形成一种畸形的形态。


咔嚓。


“啊啊啊啊,给我上!这小子竟敢掰断劳资的手!打死他!”


金敏捷的躲过了其中一个人的攻击,一个后旋踢将人放倒。


左边两点钟方向。


金微微侧了侧身,躲过那记拳头。可在他后面想突袭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直接接下了那记拳头,瞬间眼睛就紫了。


啧啧啧,这得下多大力气。


“我靠!你干什么!”


“不是,是这小子.....”


“你故意的是不是!”


.........


啊,吵起来了啊。


“干什么吃的!吵什么吵!给我打!”那边的头头可急了,赶忙命令道。


那两人才反应过来,接着上前。


金看了看快黑的天,这么晚回家,姐姐又要担心了。


要速战速决。


金一个飞踢,打掉了右边人的木棍,人还没反应过来呢这木棍是咋掉的又是一击右勾拳。


后面。


金稳稳的抓住人打来拳头的手臂,漂亮的过肩摔。


quatary kill。


金走道那个头头面前,缓缓的说道:“现在呢~到你了。


“你你你你.....别过来。”头头腿被吓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恐惧笼罩着他,金的气场压的他快喘不过气来。


金一脚踢在人的胸上,头头便向后倒去。penta kill。


“怎么样?”金笑着问道,黑夜里,这抹微笑看上去格外邪魅。


几个a连个o都打不过。怎么样?


天使缓缓的张开双眼,可是黑色的羽翼在告诉着人们,他已经投奔了撒旦。


墙角边,一个人微微笑了一下。


只不过准备和格瑞去打一架,居然碰到了这么有趣的事。






【嘉金】不良恋爱(二)

  • 不良金he富贵嘉

  • 有ooc

“哆哆哆哆.....”金正愤怒的戳着一个阔怜的小蛋糕,将蛋糕视为那位相亲的家伙。看了看墙上的钟表,4:00。


“靠。”金忍不住爆了粗。


说好的两点准时到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被佩利吃了吗!


佩利:汪汪汪?


“这谁呀,怎么比我还会迟到。”金百般无聊的舔了口叉子上的奶油,“难不成他迷路了?呦呵呵,比我还傻。”


金看了看蛋糕和傍边的整人玩具。


可惜了,我都准备的这么周全了。


既然不来,金也没有等下去的必要。结了账立刻踩着自己专属滑板——矢量走了。留着服务员在一旁一脸尴尬的看着被戳的体无完肤的蛋糕和随处可见的奶油。


蛋糕:我还只是个九个小时的孩子。


“金!回来啦!相亲怎么样?有没有很有趣?你们有在摩天轮上接吻,然后许下誓言?或者在中满玫瑰的花海里你追我赶.......”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


“姐,都说啦少看点电视剧啦。在想什么呢!”金无奈的看着这位冒星星的少女。


“关心一下弟弟都不行吗?快说,进行到哪一步了。坦白从宽啊。”说着,秋握了握拳头。


“姐,不带你这么急着推销你弟的......”金委屈的嘟了嘟嘴。“这不还早嘛,真是皇上不急,太....”看着秋黑了的脸,金该忙改口“太皇奶奶急。”


“你小子,油嘴滑舌的。在我这没用啊,快说,到底怎么了。”


“别提了,人来都没来。”


“............”


“..........”


“噗。”


“笑什么?”金表示,他老姐的脑回路他就没跟上过。


“还没见面你就被甩了.......hiahiahiahia......活该!”


金:真的是亲的。


“原来你这么没有魅力呀,到手的a都飞了。”


“姐,你当人家是鸭子吗?你有问过小鸭子的感受吗!”


金顺手撕开了一个薯片的包装袋。“对了,姐。”


“什么事?”


“离索哒那个银撕碎?”嘎嘣嘎嘣(嚼薯片)


“说人话。”


金吞下那一大口薯片,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呀?就是原来要和我相亲的那个。”


“哦~你说嘉德罗斯呀。怎么,想要追人啦?”


“不。”


“只是感兴趣。”


嘉德罗斯吗?


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惹过我还能全身而退的。



【嘉金】不良恋爱(一)abo

  • 不良金he富贵嘉

  • 金很强,金很强,金很强

  • 有ooc

“知道啦知道啦姐,我又不是总是迷路。”金不情不愿的走在路上。


秋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这次敢再故意躲掉这次相亲,你就完了!”


金将电话拿到远一点的地方,在心里吗默默的为自己的耳膜叹息。


“好啦姐我知道了知道了,这次我不会逃的。”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地说道。


“我跟你小子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隔壁张家那小子,同样是o,人家怎么就这么听话。你还参加什么跆拳道社?这么凶悍哪家的a敢要你...”


“打住打住。”金头疼的将电话又推远了些,“是那群a太弱了好吗,连我这个o都打不过还想标记我,切。”


“你......”


看着秋又要发作,金赶紧打圆场。他可不想为了个破相亲将自己下个月的零花钱给赔了。


“姐?姐?你在说什么?这里风太大我——听——不——见——啦——”


没等秋再叮嘱几句金就不小心将电话挂了。


金:我真是个聪明的小可爱。


过了一个世纪,金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相亲场地。


幸好秋让金早出发一个小时,不然不知道金要迷路到哪里。


金在咖啡厅内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他掏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辣椒粉,芥末酱,假蟑螂以及.......一只皮卡丘?看着这些整人道具,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和我相亲。


金这么想着。